針鋒相對:本土五大零售業老總PK郎咸平
                                                  作者:管理中心  來源: 發布日期:2009-6-10 點擊次數:1418

                                                   

                                                  聽了郎教授的演講以后,讓我們感到不安。沃爾瑪等外資企業太厲害了,但是我想很多企業的老總也有自己的想法。沃爾瑪和家樂福到中國僅僅是來壓迫我們的嗎?某種意義上,他們是不是刺激了我們民族商業的自尊心,提升了我們的商業水平呢?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下面我們聽聽在座的企業家有什么想法。

                                                    第六屆中小城市連鎖超市發展戰略研討會現場對話

                                                    對話嘉賓:
                                                    遼寧興隆大家庭商業集團董事長 李維龍
                                                    香港中文大學最高學術級別的首席講座教授 郎咸平
                                                    湖北富迪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 李俊明
                                                    山東家家悅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 王培桓
                                                    河南大張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 張國賢
                                                    河南胖東來商貿集團董事長 于東來

                                                    李維龍:剛才聽了教授的演講給我很大的啟發,我在這里提點不同意見。我覺得我們現在中國商業的情況還好。一線城市見多識廣,人們都希望有美好的生活,自然會有追求。那二線城市呢?我昨天在仙桃轉了一圈,發現仙桃的商業很發達,中國的名牌賣得都很好。三四線城市的超市好也是必然的。世界經濟對中國零售業不會有太多影響,去年開始覺得有影響是因為國家宣傳太多了,讓我們一下子覺得世界上有這么多的危機,讓我們很多人都覺得懵了,今年溫總理說信心比黃金重要,讓我們恢復了信心,所以我相信未來得發展肯定是好的。

                                                    第二點,我覺得我們追求名牌是享受一種和諧,我想再過多少年世界上很多很多的好東西都該是我們中國人享受,再往后說不定世界上的好東西會不夠我們中國人享受。我覺得沃爾瑪的發展一是因為信息化的產生,二就是靠大規模的采購。但是美國現在在我們中國輕工業的采購當中沒有占到什么比重,這種大型超市在這些國家橫行霸道的原因是因為這些國家沒有像中國這樣的工業基地,在中國這樣的大市場你會看到,我們每個城市中的批發業都很發達,在國外沒有這種業態。

                                                    現在我們開始慢慢做大做強,再過十年我們是先引進來,認識學習,最后到我們開始跟他對抗,我相信再過30年,我們就會把這些國外超市趕跑。
                                                     
                                                    李俊明:剛才郎教授講了定價權的問題,我來說一下仙桃市政府如何推動富迪的定價權,F在政府對我們這個企業非常重視,我們做了很多的有利的事情,做了物流配送,取得了一些定價權,因為我們是政府的企業,政府可以幫我們協商。而沃爾瑪是外資企業,不聽政府的,實質上政府并不是真正的支持,大家看到外資的糧油之戰,中國的糧油基本上沒有定價權,定價權的問題不是馬上就顯現出來,我們正在做,這些定價權的延伸,產業鏈上下游的延伸,做物流,我們都在做,所以我們不會感覺到這么大的定價權的危機。
                                                     
                                                    主持人:董事長講的話實際上是在給市長增加壓力,讓你幫助他們以后有更多的定價權。

                                                     
                                                    王培桓:我非常贊成郎咸平教授的觀點,對于外國公司來講,它已經有了完善的信息系統,組織能力比我們中國的民族企業好很多,另外核心資源我認為是資本,這個他們也比我們強。
                                                     
                                                    張國賢:今天聽了郎咸平教授的報告我覺得受益匪淺,第一,他提到了連鎖的真正秘密在于定價權;第二,他談到了物流真正的目的和意義在于降低成本,在于控制。所以一個是降低成本,一個是定價權,為我們的企業找到了根。再一個我認為郎咸平站得高度很高,在一個民族的尊嚴的高度提示了沃爾瑪來到中國的目的。我們作為一個有尊嚴的人,未來我們的事業怎樣和我們自身的尊嚴掛鉤,甚至給我們的政府也提出了問題。就是民族的生存權和自主權的問題,讓我們看到了真正的危機。我們如何阻止沃爾瑪占領市場的步伐?教授提到了華爾街大的投資銀行,通過控制雙匯,控制中國很多的產品來最終控制定價權,剝奪我們中國人的利益。在這一點上我們體會最深的是,包括我們政府同仁,政府官員怎樣找到自己的定位,找到自己的出路?

                                                    于東來:我感覺我們應該用一種樂觀的態度對待國家經濟的發展,因為不管是沃爾瑪還是家樂福,外國企業到中國來還是為了幫助中國經濟的發展,來提升老百姓生活品質。作為我們國內的商業企業,我想更多的是學習,然后用一種良好的心態去面對我們企業的發展,面對我們國家經濟的發展,讓自己把心態放到最低最低的層次。我們現在整個的環境沒有很好的很榜樣的企業來影響大家,導致我們在發展企業的過程當中,掙錢了感覺自己的能力特別強,然后盲目的擴張,如果遇到了強大的競爭的時候我們又感到非常的迷盲,或者是關企業,賣企業,感覺非常失落。所以我想首先是不能急功近利,做企業首先不是經營商品還是經營人,一個國家的發展不是掙多少錢,而是讓老百姓過上好日子,所以說我們的目的也不是把國外的企業趕出中國,而是真正和國外的企業一起來為中國的商業發展,為中國老百姓的生活提升,為中國的強大而做事,而不是想辦法把我們的經濟做得多了不起。中國人身上很狹隘的東西太多了,因為我們太自私,太虛偽,不敢真正的面對自己,一個人連自己都不敢面對可能開心嗎?我們應該真實的面對自己的優點缺點,我們應該有自己的意志,不斷的提升自己的品質,不管我們的能力強弱,但是我們有一顆實在的心。

                                                    我們應該學習大企業的經驗,他們是怎么體現凝聚力的?怎么讓你的企業員工對未來充滿信心,充滿希望?那么你的企業不光是在思想方面,能力方面,或者是商品方面?定價權的問題,那都是技術的問題,這些技術的問題最終還是要人來做,只要人心齊了,我相信你的企業一定是成功的,能打敗你的只有你自己。

                                                    所以我們不要為了掙多少錢去做事,要為了開心快樂去做事,想想我們現在幸福嗎?快樂嗎?如果你虛偽,你就慢慢改變,馬上改變不可能;如果你貪婪,就把你自己的貪婪變成自己的動力向更好的方向發展,如果你覺得自己在很多地方無法施展,那么我覺得你可以先關店,找到了好的方向再開始。所以最終的幸福不是錢和權力來決定的,而是心態來決定的,希望大家能理解我的想法。謝謝。
                                                     
                                                    主持人:大家看看,我們的企業家是不是很綻放?看看教授怎么說。

                                                     
                                                    郎咸平:好的,非常謝謝各位的發言,我做幾個總結。幾位講得非常好,沃爾瑪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企業,他不可能在沒有準備好的時候就開始殺價競爭的。我給大家提一個新的理念,產業鏈的競爭,什么叫產業鏈的競爭,我做的一個模擬數字,我判斷只要他能夠整條產業鏈降價40%,就可以對我們內置所有產業鏈產生重大的打擊,所以我們對沃爾瑪未來的競爭格局不要簡單的看成牛奶啊,糧油的競爭,而是整條產業鏈的競爭,這是我最擔心的,而他最后淘汰的不光是我們的超市,而是我們整條的產業鏈。
                                                     
                                                    李維龍:香港的曼寧,屈臣氏,百佳,這些超市早就完成了權限整合,沃爾瑪要進入香港,你想租一個店面就會百般刁難你,香港有一個獨特的商業環境。我們中國大陸也是一個特殊的環境,我們會想各種辦法來對付這種情況。
                                                     
                                                    郎咸平:我尊重你的意見,整條產業鏈的殺價競爭是我所擔心的,我們現在缺乏政府的支持。第二就是人才不足,我們這么多的大學教出這么多的人才,最缺乏的就是物流人才,我們如何開更多的分店?第一,這方面政府應該給予支援,第二我們不要把人才成本看成威脅,大家看一下,沃爾瑪是去找人才還是去找螺絲釘?系統工程是什么意識呢?就是從你的營銷,制造,生產管理模式必須尋著一套行業建立起來的規則。規則的建立是最困難的,而規則建立是大型企業做大的必要基礎,那么我們今天很多企業想做大做強,但是很難,為什么?就是因為我們事先沒有建立起一套良好的規則。所以我簡單的講,個人意見要尊重,但是我覺得我們大多數應該更理解的一點就是,今天開始是一個產業資本發動的定價權之戰,而定價權之戰必然來自產業的整合,所以下次的定價競爭一定來自產業的競爭。此外,我們的物流行業和我們的超市下階段追求的不是簡單的人才融資,而是建立起一個做大做強的基礎。這是一個觀點的溝通,至于什么是系統工程下次我們有機會再聊。
                                                   。撋叹W現場報道)


                                                  上一條:二、三級城市超市運營增長前景強勁
                                                  下一條:黃海:國家機構改革利好中國流通經濟

                                                    
                                                  真实处破女刚A片